永利网站 > 永利平台 > 县长信箱

详情信息

标  题: 关于请求硬化长乐乡卧岔那村乡村公路 “最后一公里”的请愿书
日  期: 2019-01-13
编  号: XXZ19011351825
内  容: 尊敬的县长: 您好!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阅读我的来信。我是花垣县长乐乡卧岔那村十组村民,今年24岁,目前在广西工作。年关将至,前几天打电话回家时,我又问起了我家果园外的那条土路是否得到硬化,母亲像往常一样失望地回复我:“哪里有人来修哦?这段时间天天落雨,路好烂,都是泥巴,不好走。”近10年了,果园外的道路依然泥泞不堪。父母在家求助无门,因此本人冒昧来信,恳请县长敦促有关单位对卧岔那村卧岗恰至让尾坡脚路段乡村公路“最后一公里”进行立项硬化。 我家果园位于卧岔那村北部、让尾坡(苗音)南麓,距离卧岔那村中心约2公里,与水坝村相邻。果园内种植黄花梨、金秋梨、西瓜等经济作物,是我父母在家务农的主要收入来源。在果园周边,还有其他村民家的水田、茶山,果园北面有一户村民在林地内搞山羊养殖。由果园外的土路上让尾坡,可通往邻村水坪村和黄连沟村,是这两村中小学生来卧岔那村上学的必经之路。因此,果园外这条路的使用率仍然很高,对该区域农作运输、村际交通都有重要作用。 2009年,我在花垣县城上高中期间,听闻卧岔那村正在进行道路硬化时,我非常欣喜。我盼望着道路硬化能一直修到让尾坡脚,这样山里粮田的谷子和我家果园的水果就方便运输了。然而,我的盼望落空了,这条“2008年度国家专项投资55万元”、覆盖范围为“长乐乡水坪村和卧岔那村955亩基本粮田”的道路,最终只硬化到了距离果园约700米远的卧岗恰(苗音),该区域是一处“三家村”。(上述道路有关数据引自2010年竣工后立在路边的石碑,落款单位为花垣县以工代赈办、花垣县农机局。) 村里道路陆续硬化竣工后,交通条件改善了许多,村民们再也不用受“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之苦。然而,让尾坡脚到卧岗恰这段约1公里的土路,除了一座老桥重新加固过,两头仍然是老样子:有的路段大块的石头此起彼伏,路面崎岖不平,车辆难行,老弱怕走;有的路段两侧被大车压出又深又宽的洼地,即使晴天也有大片大片的积水,车子摇摇摆摆艰难通过,又漫起一地的水,导致这些路段常年如烂泥田。 高中到大学阶段的暑假里,我看到,放假回家的孩子们欢欢喜喜地追逐嬉戏,到了这段路不得不放慢脚步;我看到,父亲担心开三轮车运西瓜会在土路上颠破,只好用板车一车车小心翼翼地拉到集市上;我看到,黄连沟村的老人背着重重的背篓赶集回去,颤颤巍巍地绕过一个又一个水洼;我看到,精壮的男人抬着木材走在土路上都险些滑倒……看到这一切,看到其他条线的乡村道路一条又一条接着硬化,我急切地期盼着,这段路早点硬化吧! 然而,近10年过去了,这段路依然烂着,有些路段甚至还出现了垮塌。近年来,我父母为方便料理果园,在园内搭建了一栋小平房,生活起居以及我们一家人团圆过节全部在园内。2018年春节,吃完年夜饭后,父母送我和妹妹回村里,走在这段湿滑泥泞的泥巴路上,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脱贫攻坚战已通到了乡村“最后一公里”,为何果园外这“最后一公里”10年了还是没有通?我问父亲是否向村委和乡政府反映过,他说,去乡政府反映过,但是乡政府回复称日后将修建一条环村公路,与让尾坡脚到卧岗恰这段有重合,因此暂不进行硬化。“去年今年”又两年,截至目前,“环村公路”计划迟迟未见有下文。2019年春节,我们一家仍然要走着这条湿滑泥泞、崎岖不平的土路过年了。 2017年,从卧岔那村新车站起(位于村口与水坝村交界处)沿水坝村边缘修通了一条公路,翻过让尾坡一直通到黄连沟村。这条宽阔、结实的水泥公路在让尾坡上蜿蜒而上,显示着新时代新农村的新面貌,而一方水田之隔的这条泥巴土路,却远远落后于新时代,俨然是上个世纪的遗存。在此,再次恳请县长敦促有关单位对卧岔那村卧岗恰至让尾坡脚路段乡村公路进行立项硬化,与卧岔那村新车站起的新公路实现接龙,完善乡村道路网,让村民们走得舒心,让我们一家早点过个路好走的新年!诚望回复为盼。 再次感谢您拨冗阅信,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卧岔那村小梁 2019年1月13日 

处理情况

处理状态: 已处理
回复时间: 2019-03-06
回复单位: 长乐乡人民政府
内  容:
 关于梁晓晶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
梁晓晶:
    收到您反映的关于毛坯路硬化的问题,经现场调查,改路段路基未达到4.5米,不符合硬化标准。
    下一步,我乡也会积极向交通部门争取项目指标,同时也请驻村工作队、“村支”立项、县交通部门给予支持。
    特此答复。
                长乐乡人民政府
                2019年3月6日